新闻是有分量的

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广州公安对“健康猫”平

2018-10-02 13:00栏目:传媒
TAG: 补贴 健康

上午10点,新快报记者来到位于天河区思成路宏太智慧谷的健康猫运动生活馆,可以看到该店面大门紧闭,门口已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贴上封条,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、健康猫平台相关资产已被查封。宏太智慧谷客户服务中心贴出公告,提醒受害者相关人员登记情况。

在现场,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受害者来自全国各地,从河南、山东、江西、浙江、上海等多个省市赶往广州来维权,有不少人到广州宏太智慧谷几天了,希望能拿回自己的血汗钱,受害者现场正在填写《经济犯罪案件报案表》,将自己个人信息、投入资金数、签约时间等信息登记好。

六合在线

那么,健康猫APP到底是一款怎样的应用呢?

全国各地私教用户称“被套”几万到千万不等

多为体育界人士

猫友小鲁是今年刚毕业于河南某高校的学生,他和朋友一起共有424万元的本金和补贴在“健康猫”的APP里。来自江苏扬州的“猫友”小赵还是一名大三的学生,已经有80万元投进了在里面。而江西的桂先生则在去年九月抵押了自家的房子借了40万元,至今他还不敢对家人说。

2018年8月22日,全国各地多名“猫友”赶到了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附近,现场的29位“猫友”大多是学生、老师和健身教练。

据现场的“猫友”称,他们的受损金额已经算小了,最多的“猫友”不能提现的金额达数千万元。“我有‘猫友’朋友今年9月结婚,发现“健康猫”里的钱不能提现之后,因为没有资金了只得取消婚礼。”

有网友8月21日发微博称,某大学大一学生因为参加“健康猫”APP的私教项目而欠了几十六合资料万元的贷款,目前处于失联状态。他自称是这位学生的班主任找到他,该学生曾在2018年6月在“健康猫”加投18万元

微博截图。

除了现场以及被现场朋友提及的“猫友”,在健康猫APP注册的私教大多是体育界的人士。

“天眼查”截图。

据了解,健康猫是由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应用,在“天眼查”上查询可知,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杨骅力,人称“大象”,“大象哥”。据查,杨骅力曾是全国散打冠军,当初创立健康猫APP,聚集了一批精通各种运动的专业退役运动员,甚至还有曾六合资料大全经的全国冠军,以及各高校知名老师。比如中国武术六段、华中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武术教师的董事黄某(人称“刀哥”),曾经获得过太极拳世界冠军的监事庄某。

在此包装下,2015年健康猫APP一经推出便广受关注,再加上很多体育类大学的老师都为其在大学班级里推广,健康猫APP很快成了体育界人士的“创业聚集地”。

“健康猫”APP被注册私教质疑诈骗

梁先生是2015年的时候初次接触健康猫APP的。当时他是西南地区某高校的大三学生,同时也是太极拳世界武术冠军。一天,他的两位老师对他说,只要他在健康猫APP上注册一个私教账号,公布自己教的科目、课时费和教课地点等信息,健康猫APP上的用户就可以“约他上课”。梁先生想着既可以赚钱又可以做自己专业的事情,便同意加入。而2018年8月19日,他在新塘派出所报了案,称健康猫APP涉嫌诈骗,自己损失162万元,其中89万元是他投入的本金,剩下的是健康猫APP平台应该给他的补贴。

此前,多名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下属的健康猫APP私教用户称,3个月前至今,自己在平台上的本金和补贴的金额已经无法到账,数额最高可达千万元。

“做业绩”还是“刷单”?

多位私教称未给“真正的学员”上过课

梁先生的老师告诉新快报记者,最初健康猫APP可以自己注册并且邀请别人,即“可以通过发送邀请码的方式发展线下”,还可以发展十个主要的成员并让他们去发展人,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成为小队长,并能得到公司的人数基数的补贴。如果使用你推广码注册私教的人数一直在增加,就一直有补贴。

然而,真正能获得更多补贴的并不是这项“拉人”的业务,而是通过“做业绩”来获取补贴。

2018年2月16日,健康猫某“铁军(即力挺健康猫的私教用户)群”里不断地出现“努力搞业绩”,“搞起来”“冲冲冲”这样的语句,“铁军们”依次排队晒着自己的营业额业绩。根据健康猫私教版APP内部发布的文件显示,如果注册成为了健康猫APP私教的“猫友”,便可以从“所上课程的课时费”中得到补贴,补贴的数额根据私教级别和投入金额不等而不同。

有时还会在某个月随着时间波动,并在临近补贴降低的节点催促大家多多投入。如2018年2月份整体补贴是10%,中间11到24号是12%,24号之后又恢复到10%。另外,要想得到补贴还要满足“每月得到100积分”的条件,而积分的获取又与“新增学员用户”和分销商城商品挂钩。

22日下午,现场的29位“猫友们”向新快报记者表示,他们没有一个人是“给真正的学员上了课”,全部都是“自己买自己的课上”,然后再拿“自己投入钱的补贴”。这一点记者又在世界冠军梁先生和在江苏的孟先生处得到了证实。

据内部微信群截图显示,大象杨骅力从不公开提“刷单”,但是却不停地催促大家多做业绩。而据大象公司的监事庄志勇6月28日在健康猫APP上的约单显示,他那天总共教了165名学员,且所有的评价均为“非常感谢教练的指导”。据公司内部资料显示,6月28日一天,庄志勇的业务流水的资金数量是33000元。

除此之外,健康猫里的“铁军”还会教给“猫友们”融资的方法,如打电话借钱、借信用卡、自己办信用卡、资产银行抵押贷款、APP小贷等等方式,并在群里说“大家必须完成我们今天的任务量,大家把这几个方法全部再刷一遍。”

2018年4月6日,健康猫开始C轮入股,与A、B轮不同的是,C轮可以“几个人凑50万元”得到一个名额,而这些人就被称为“暗股”。

2018年6月10日,健康猫C轮五亿人民币融资成功,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并没有透露融资方,仅声称来源于国内10多家体育产业公司和30多位各项目奥运冠军、世界冠军等的“众筹”。

“其实在2018年5月底之前,一切都是‘运转正常’的,上课的补贴都能正常发放。”孟先生说。特别是C轮入股的通知一出,很多“欲退出健康猫APP的猫友”又往里面投了大量的钱,因为想盼着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真有上市的那天。据新快报记者了解,8月22日下午在场就有不少“猫友”投了5万或者10万元。

突然不能提现?

“解决方法”是签“谅解协议”

江苏的“猫友”孟先生在今年的5月底发现,自己在健康猫里面的补贴和课时费陆陆续续到不了账了。“5-7月我们还一直在做,那边也把补贴提高了,后来老的课时费和新的课时费一直没到账。”根据健康猫APP 6月新的补贴政策,“系统升级进入了联调阶段。目前有延迟支付的课时费改为转代约的私教”,意思就是系统那时候会自动用猫友“自己的钱约自己的课”,“猫友”能看到约课的数据,但是给的补贴只是一个在APP上的数字,是提不了现的。

6月初,健康猫曾开放过“紧急提现”,孟先生提现了6万多,“但相比我总共受损的30多万肯定是不够的。”后来“紧急提现”就不能使用了。而在6、7、8三个月,“猫友们”从最开始和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站在一边,到开始催促大象要钱。8月2日,大象发布通告称,自今年新版SaaS系统发布之后,在市场推广过程中发现部分私教有“严重恶意刷单行为”,并称已向公安机关报案。

8月20日,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健康猫APP发布了一条《健康猫被恶意刷单骗取补贴的通报》,通报称健康猫自今年3月以来,遇到部分用户涉嫌恶性刷单,并称已向广州市新塘派出所进行备案,8月2日获得广州市天河公安分局正式立案。

通报还指出,部分私教已经与公司达成谅解协议,退还了恶意刷单取得的不当利益。据了解,私教签署此份谅解协议之后,如要全部以现金的形式拿回课时费,会以每半年一次,分两次返回课时费的30%,其余70%三年之内全部返还。但不少私教对于这份谅解协议并不认可。

据了解,随后大象公司董事长杨骅力与21名私教进行协商。对于课时费的索要问题,杨骅力给出回复,如果有私教的课时费在公司打击恶意刷单时被误压,可以通过申诉通道进行申诉,3天审核完,7天回款。而对于公司是否知道有内部人员鼓动刷单这一问题,杨骅力没有回应。

事后,参与协商的吕先生表示双方目前都在向警方提交证据材料,期望警方在调查过后对案件性质及立案情况给予答复。

记者拨打了大象公司董事长杨骅力与董事黄山的电话,对方均未接听与回复。

新快报见习记者 肖韵蕙 记者 何生廷